北伐成功后蔣介石如何與馮玉祥李宗仁反目成仇

時間:2010-12-27 10:42    來源:鳳凰網歷史

  本文摘自《正面抗日戰場》,作者:關河五十州,出版社:武漢出版社

  直到很多年后,“蔣馮閻李”四兄弟中的李宗仁這樣描述他印象中的蔣介石:為人嚴肅,殺氣很重,看上去有些勁兒勁兒的。

  閻錫山則是:一望而知為工于心計的人物,其人喜慍不形于色。

  馮玉祥外表既不嚴肅,也不深沉,屬于興之所至型的,不過按照李宗仁的評價,也是一“老謀深算的政客”。

  精彩的一幕發生在四兄弟祭告總理的典禮上。

  當時擔任主祭的老蔣第一個哭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哭,是“撫棺痛哭”,就是趴在先行者的棺材上拼命哭,誰攔跟誰急。至于那眼淚,就跟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往外噴噴的(“熱淚如絲”)。然后是老閻老馮這二位,他們沒法去跟老蔣搶棺材板,只能站在那里一個勁地揉擦眼睛,最后也弄出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看上去那傷心勁就別提了(“狀至哀傷”)。

  老李的表現方式比較特別,是凜然肅立,一滴眼淚也沒掉,同時他認為前三個兄弟無論是“撫棺痛哭”型,還是“擦淚相陪”型,都只能用兩個字來評價——矯情。

  反正我是沒有你們這種“表演本領”的,大家都應該看得出,先總理是“盡其天年”而終的,今天又是“功成告廟”的好日子,不易做得過于夸張,我這種表情當然是最合適不過了。

  事實上,弟兄幾個比賽飆淚和?崮沁只是淺層次的,真正的龍爭虎斗還沒正式開演哩。

  卻說本片的第一主角老蔣整天琢磨著如何把所有的戲份都搶到自己手里,為此真到了古人所說的寢不安席,食不甘味的地步。

  一個人的智慧顯然是有限的。上帝啊,幫幫我,給我扔一個孔明下來吧。

  啪,帝哥毫不猶豫地給扔了一個下來,真夠義氣。

  此人貌不驚人(也許還是臉先擦了一下地),戴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的樣子,與傳說中羽扇綸巾、氣宇不凡的諸葛先生相比,差距真是太大了。

  不過老蔣對《三國演義》中的故事還是熟悉的,那里面除了孔明這個臥龍以外,還有一個曾經因貌丑而讓劉備看不上眼的鳳雛。

  再一問,來者名叫楊永泰,老蔣一陣驚喜,因為義兄黃郛曾經對他說過,楊永泰者,其人滿腹經綸,是個能幫主公成大事的海內奇才。

  再一交談,這楊永泰果真對“當世之事”了如指掌。你聽聽他是怎么分析的——

  今北伐雖成,可天下還是不安啊。李宗仁控兩湖(湖南湖北),李濟深擁兩廣(廣東廣西),白崇禧則乘勢進入華北,這三股勢力就足以三分天下。除此之外,馮、閻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此看來,南京危矣。

  說得真好,可是老蔣聽著聽著臉就白了,這才想到,自己這個名義上的第一主角其實虛的很,不僅隨時可能被搶掉戲分,甚至面臨著被劇組除名的危險。

  覺得自己弱了吧,不要緊,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

  聽得此言,老蔣心中一動:先生可有何策可教我?

  楊永泰從嘴里緩緩地吐出兩個字:削藩。

  誠如是,則霸業可成,黨國可興矣。

  真是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老蔣此時的心情已經由驚喜上升到了狂喜。

  黃郛沒有吹牛,此人大才,絕對是大才。

  莫非他真的就是孤之鳳雛?聽說這楊永泰過往有政治傾向變來變去的毛病,還曾嘗試投過北洋政府,不管它,能為我所用就行,我可不能做那以貌取人的劉玄德,而要做人盡其才的曹孟德。

  一切都像在演義,一切都象是虛幻,然而這又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一幕。我說過,那個年代的很多故事,你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另一些古老故事的翻版和輪回。

  楊永泰在進入蔣氏幕府后,也像當年的“鳳雛先生”那樣敬業,圍繞“削藩”,他每天茶飯不思,捉摸和構思著一個個奇計妙想,然后放入錦囊之中。

  讓“主公”老蔣去摸吧,這樣更能增加氣氛。

編輯:陳寧